24小时新闻热线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线

废纸写教案、车厢开直播......在湖北高明教师的隔空课堂

没有备课资料、直播设备简陋、网络频繁卡顿……受制于疫情发生地的防控措施,滞留在鄂的一小部分高明老师,遭逢各种线上教学之难,但他们却巧用废纸撰写教案,用录屏方式展开授课,甚至借用车厢热点开直播,隔空直播课成为她们的精神支撑。

昨日,记者连线身处湖北的两位老师,聆听她们线上教学故事。

高明京师附校教师徐益兰:

回校后最想拥抱孩子们

“今天我们学习的课程是《Let’s talk》,大家先跟老师读3次……”面对手机摄像头,高明京师附校教师徐益兰操着流利的英语作示范性朗读,网络另一头的学生们放声跟读。

孩子们不知道的是,这节线上英语课,徐益兰克服了多少困难。近期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汉,原本回老家过年的她只能滞留在湖北。随着线上教学陆续铺开,徐益兰面临着老家物质资源匮乏的困境:没有网络教学设备、没有备课材料,甚至连像样的纸都找不到。

高明京师附校教师徐益兰为线上直播作准备。

“孩子们的学习不能耽搁。”没有教案教材,就连线同事拿电子素材、微课视频; 没有纸,就把包装盒拆开,利用干净的一面写教案;没有网络,就直接用流量打开钉钉直播间。于是,一支铅笔、一块橡皮擦、一张包装废纸,一部手机,成了徐益兰上直播课的全部。

“没有电脑不能做PPT,我就提前把课堂重难点、学习目标、练习内容提前手写下来,用旧手机拍照投影到钉钉直播间。”徐益兰说,在这种情况下线上教学不易,每天睡前都要反复地想,到底该怎样才可利用身边的一切工具进行有效教学。

随着直播课持续推进,包装纸、铅笔几乎消耗殆尽,徐益兰再度陷入了焦虑。“后来,我无意中在哥哥的车子里找到一支圆珠笔,内心快乐得要蹦起来了。”徐益兰语带笑意,她还把孩子练字的字帖作为写教案的笔记本。

直播授课起始阶段,班级里家长普遍不重视,学生也热情不高。徐益兰开始对症下药,给每一位家长打电话清晰沟通,还提起笔给孩子们写信,把武汉经历的种种感受,通过书面形式传递给学生。她写道:“尽管我身处武汉,可是我不敢有丝毫的应付和懈怠,因为你们是我的孩子。”

写教案、备课稿、上直播、批改作业,徐益兰都忙得不亦乐乎,在她看来,孩子是自己心头的牵挂,每天直播课,成为最快乐的时候。

徐益兰老师的线上教学备课工具。

“由于疫情形势严峻,一开始我曾有过对死亡的恐惧,现在对我来说,与孩子们一起,成了我的精神支撑。”徐益兰说,等到可以回校,她会第一时间紧紧地抱着孩子们,最想说:“老师想念你们,陪着你们健康长大的感觉,真好!”

北大培文佛山实验学校教师丁芳:

用心守候湖北的孩子

“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宽带网络。”对身处湖北随州老家的北大培文佛山实验学校教师丁芳而言,最大的难题是,即使用手机流量授课,也会遭遇网络卡顿。

2月中旬,她计划为学生上居家运动体育课,帮助学生学会劳逸结合。但随着学生陆续进入云朵课堂,原本准备好的课堂内容,却每几分钟卡顿一次,更糟糕的是视频播放停滞,教师语音授课内容出现忙音,学生无法接听。“那一节线上授课效果非常不理想,我的心情也很沉重。”丁芳回忆说。

即时安装宽带不现实,她关上门,自个儿在家摸索线上授课方法,处理压缩视频,降低清晰度,把长视频制作成多个短视频,利用录屏方式把视频分解。多番尝试下,丁芳逐步摸索了线上授课的“快捷方法”。“一旦意识到网络卡顿,我就马上多买个流量包,保证学生上课的流畅性。”

北大培文佛山实验学校教师丁芳正在线上直播中。

身在疫情发生地,丁芳针对教学问题,启动了体育科组线上教学教研工作,探索各年级体育微课录制,使用Keep运动软件,指导学生居家运动。

作为学校的中层干部,丁芳还需组织班主任开会、进行线上听课、线上教师面试、制作方案等。“车里订购了包年的流量包,我就在车上工作,有时直接开直播,与学校的老师网上沟通。”丁芳说,有时候在车中工作,一呆就是大半天,很快车辆的电量用尽,还遭遇了无法启动的尴尬。

教师不仅是知识的引路人,也是心理辅导师。学生小安(化名)滞留湖北荆州,家长对此十分焦虑,既担心小安的健康,也忧心他的学习跟不上,一度执意要赶回佛山。丁芳第一时间致电小安父母,温言相慰。“我同样身处湖北,真切地体会到你们的感受,但我们要做的是,等到疫情稳定,健康地返回我们学校。”丁芳告诉家长,虽然身处疫情发生地,但孩子的学习与佛山的同学无异,参与线上教学后,还将由班主任和科任老师根据小安的具体学情制定学习方案。

回到校园,是丁芳每天最大的期待。“我想抱着我的孩子们,告诉他们,我真的很想念他们。”丁芳说,孩子们是健康的、快乐的,就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原标题:废纸写教案、录屏云授课、车厢开直播

在鄂高明教师的隔空课堂

来源|佛山日报

文|记者何惠健 

图|受访者供图

编辑|何欣鸿

亚洲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