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小时新闻热线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线

高明地理|官路熙攘时 古道茶飘香

在高明,对川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。这里曾是肇庆至江门的咽喉要塞,墟市盛极一时。又在岁月中蜕变为工业重地,演绎了另一种繁华。身份的数度转变,却改变不了村民始终如一的淳朴。

对于村民来说,散落在村中的古祠堂寄托了他们的乡愁,是联系宗族乡情之间的纽带。记者走访村民,倾听他们讲述对川村和谢氏祠堂曾经的荣光,以及沉淀在他们回忆中的美好岁月。

交通要塞

商贸集聚“不夜天”

匆忙的官宦车马,在颠簸不平的泥路中,绝尘而过,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消失无踪。商贾卖家或挑着扁担或提篮挎篓,脚步匆忙地从这里赶往肇庆府做买卖。戏子在茶居中,张开嗓子演绎历史经典桥段,惹得客人们拍响大腿连连称快。夜幕之下,灯火阑珊,一派热闹景象。这,就是位于对川村内“官路”曾经的繁华景象。

在对川村,谈起曾名满各地的“官路”,村民们都一脸骄傲。仅有七八米宽的古道上,是前往肇庆至江门的咽喉要塞,当时大小官员、商贾、市民都从这里经过。在村中长者谢财成的印象中,每天人流比肩接踵,车来车往从不停歇。“儿时最爱到官路上淘宝,运气好的时候,能捡到一些咸鱼、糖果等好吃的东西,一乐就是一天。”谢财成说。

 曾经盛极一时的对川村。

村民谢海泉在一旁接话,“当时有人坐着四人抬的轿子在此路过,队伍声势浩大。”谢海泉说,他的父辈们为了生计,经常挑起百余斤重的木柴、粮草步行到县城里卖,迎面不时有赶着畜力车从县城里进布料、煤油等工业品返程的商人,汇成一条长长的人流。

至今,行人肩头扁担发出的吱呀声,赶牲口的吆喝声,以及清脆悦耳的铃铛声,仍在谢海泉的脑海里荡存,每当聊起,行人川流不息从官路走过的景象便会浮现眼前。

由于人气不断聚集,官路慢慢形成了商业贸易集散地,有了一时风头无两的对川墟市。“最有名的要数‘大国饭店’,粥粉馄饨样样上好,大人们都带着小孩争相品尝。”谢财成回忆说,当时因官路衍生的墟市无比繁华,小吃店、茶楼、理发铺比比皆是,就连卖武耍猴戏的都有,好不热闹。“到了夜晚,都点着火水灯做买卖,好比‘不夜天’。”

尽管没有谁知道,官路诞生的确切时间,但这条路,却带给了村人一段不平凡的文化印记。在对川,男女老少几乎都能道出官路的故事。只是,与其曾经的繁华相比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,官路的唯一性被替代。如今,重走官路,唯有荒草萋萋的泥路,一旁的老房子已被蔓延生长的植物遮盖得辨不清模样。

地形如白鹤

宝地延绵25代

早在元朝,谢氏先祖彬郁、桂庭从高要莲塘村迁徙而来,其二人之子寿山、钟山留在了对川村开枝散叶,代代相传至今七百余年,已有25代。相传,对川村开村之初,便是一处风水宝地,从高处俯瞰,整个对川地形如同一只飘飘欲飞的仙鹤,更有沧江河从明城流至村前,“河”即“川”也,因而有了对川之名。“有风水先生评价对川‘白鹤守沙滩,龟鳖锁水口’,可见对川的是一块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。”熟知村史的高明谢氏宗亲联谊会会长谢志坚说。

对川村钟山谢公祠始建于明崇祯年间(1628—1644 年)。

宗祠是宗族传承的缩影,在对川由于谢姓、李姓、利姓聚居,宗祠为数不少,最有故事的要数钟山谢公祠。谢志坚告诉记者,在抗日战争时期,为了躲避战祸,当时的官员从沧江河渡河,沿着官路直抵对川村钟山谢公祠,并以此作为高明县府临时办公地。

据族谱记载,钟山谢公祠始建于明崇祯年间(1628—1644 年),重修于1986 年,占地面积600 平方米。其坐北向南,广三路,三间两进,硬山顶,镬耳封火山墙,灰塑博古脊,青砖墙,现仍作宗祠使用。2012 年被列入高明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。

沿着钟山谢公祠一路往回走,在曲曲折折的巷道一侧还看到了端确祖祠。在历经四百多年的风雨侵蚀后,青砖墙面已斑驳不堪,木质横梁上写满了风霜,祠堂里杂草丛生,仅存门前两只小石狮在诉说着祠堂的昔日盛景。

20世纪60年代,古老的端确祖祠曾被用作学堂,承载了老一辈们的读书时光。当时村里由于缺少像样的房子可以办学校,于是就在宽敞的端确祖祠办起了学堂——“对川小学”。

“我小学就在祠堂里念的,一直上到六年级。”回忆起当年的上课场景,谢志坚连声感慨,他的小学生涯都是在祠堂里度过,学堂最兴盛时多达数百人,附近的村民都来这里上学。“班上后排高个子同学视力好,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竟能看清楚课室另一头黑板上的字。”直到改革开放后,祠堂才完成了教书育人的使命。

 祠堂门前的小石狮见证着岁月的流逝。

在端确祖祠的灰色墙体旁,隐匿着一块立于明成化九年(1473年)的石碑,该石碑长1.2米,宽0.66米,厚0.2米,经过了岁月的雕琢,刻字仍然清晰可辨,抚摸其上可知是用端砚石材凿成。“这是谢奭泰义举碑,当时他捐出五百石,帮助肇庆高要莲塘抗洪复堤,肇庆知府黄瑜和高要知县孙珍就把这块石碑立在此处。”谢志坚说,对川人并非大富大贵,却始终淳朴懂得助人与感恩。

千亩茶园

香飘香港澳门东南亚

在采访的两个多小时里,谢志坚始终将厚达半米的其中五卷谢氏族谱护在胸前,生怕被雨水打湿。

对他而言,记载了近700年历史的谢氏族谱如同他的家传之宝一样重要,为了追溯对川村的谢氏历史,他曾开启了长达3年的寻根之旅。

早些年,和村中老者聊起族谱事宜,谢志坚才得知谢氏族谱已经丢失数十年。“我们到底从哪里发源,又在哪里开枝?”抱着这样的好奇心理,谢志坚通过电话、网络等多方打听族谱下落,甚至跑遍珠三角地区。

“一路走,我就一路打听和了解。”令谢志坚高兴的是,一路下来,他也认识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同宗兄弟,很多同宗兄弟也知道对川村。就在去年,谢志坚接到了从香港打来的电话,电话那头,90岁的老太太颤颤巍巍地告诉他,十五卷谢氏族谱的原件完整无缺她还保留着。

原来几十年前,老太太和丈夫连同族谱举家搬迁至香港,其丈夫是当时编修族谱的其中一位文人,对族谱有着深厚的感情。“我当时眼泪都出来了。”3年来让谢志坚魂牵梦绕的族谱总算找着了,他把族谱带回村中进行印刷。

如今,村中的文化经济如同族谱历史一样不断延续,提起村里的历史故事,不免要说说村中历史悠久的对川茶场。

 明代石碑,是对川村悠久历史的见证。

1952年,对川茶场始建,这个独特三迭地酸性红土壤和低缓的坡度,是天然的种茶沃土。所产茶类包括红条茶、红碎茶、青茶、绿茶等,品之馥郁香醇、爽滑色浓,被茶客冠以“对川茶”之名。当时,对川茶场在珠三角范围内鲜有竞争对手,迎来了快速发展高峰期,最高年生产量加工能力达到50吨以上,茶叶曾远销至港澳、东南亚。直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,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,对川茶场业绩下滑。时移世易,对川千亩茶园飘香的场景越走越远,留下了对川人的念想与怀恋。

如今,这个位于杨和镇西南部的村落,已有了另一番景象,随着交通路网的完善,处于高明大道、江肇高速公路、合和大道交会处,下辖对川、禄堂、铁炉庄3个村民小组,总面积已有15平方公里,主要以金属材料加工业为主的企业约60家,个体商户约200间,大小型商场30间,如同一个小镇规模的“大对川”。

工业集聚发达,吸引了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,曾经在官道名噪一时的墟市,如今在长达300米的对川综合市场有了别样的演绎。街市上,饮食店、大排档、超市、汽修店、理发店、服装店、银行、网吧热热闹闹,恍惚间重回当年的繁华之景。

生机勃勃的景象,让村干部、群众都有了新的期望。对川村党委书记谢文星认为对川的未来充满信心,他希望接下来,全村合力将没有开发的土地充分利用好,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,并寻求开发成旅游区。(部分资料由区档案馆方志办提供)

原标题:杨和镇对川村谢氏祠堂见证古村百年兴衰

官路熙攘时 古道茶飘香

来源|佛山日报

文|记者冯慧雯

图|记者洪海

编辑|何欣鸿

 

 

 




亚洲av